智庫中國 > 

25城明確對個人違規投放垃圾處罰

来源:新京報 | 作者: | 时间:2019-07-05 | 责编:李曉曼

7月1日起,《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不僅對生活垃圾進行了嚴格分類,還明確了對個人違規投放的處罰細則,被稱爲“史上最嚴”垃圾分類,引發上海網友“學習分類”的熱潮。

近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相關司局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全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由點到面逐步推開,到明年年底,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今年,46個重點城市將計劃投入213億元,繼續加快推進處理設施建設。

新京報記者梳理全國46個垃圾分類重點城市已出台的相關文件發現,上海並非首個對生活垃圾分類進行立法的城市,目前已有9個城市對垃圾分類立法,北京是首個立法城市;全國垃圾分類標准差異不大,46城中,80%以上采取“四分法”;有25個城市已明確對個人違規投放處罰,最高罰款1000元。此外,各地垃圾分類立法進程正在不斷加快。

數據1

9个城市已经立法 北京最早

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開始普遍推行強制垃圾分類,這也引發熱議,我國垃圾分類是否將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事實上,上海並不是我國第一個垃圾分類立法的城市。記者梳理46個重點城市出台的垃圾分類專項文件發現,北京、上海、太原、長春、杭州、甯波、廣州、宜春、銀川等9個城市都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明確將垃圾分類納入法治框架。

作爲國內首部以立法形式規範垃圾處理行爲的地方性法規,《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于2012年3月1日正式實施,明確了政府部門、物業等管理責任人、收運處置單位、垃圾産生單位的責任和罰則。目前,北京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修訂工作已列入2018-2020年立法規劃。

2015年至2019年,杭州、銀川、廣州、宜春、太原、長春相繼出台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今年6月,杭州修訂管理條例,加大了對違法行爲的處罰力度。《甯波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5月底已審議通過,將于10月1日起實施。

數據2

天津等3城正在加快立法進程

邯鄲、蘇州、泰安、深圳、南甯、成都6個城市除現行文件外,也正在制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這意味著,這些城市的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法規也將出台。此外,重慶、大連、南京、合肥、銅陵、廈門、青島、海口、貴陽、昆明、西安、蘭州、西甯13個城市制定了相關管理辦法;石家莊、呼和浩特、哈爾濱、福州、長沙、宜昌、武漢、濟南、鄭州、南昌、廣元、德陽、鹹陽、拉薩、烏魯木齊15個城市制定了相關實施方案;天津、沈陽發布了相關實施意見。

2017年年底,住建部發布通知,明確2018年3月底前,46個重點城市要出台生活垃圾分類管理實施方案或行動計劃。目前看來,46城基本按時完成了任務。其中,已立法城市多爲省會城市或直轄市,中西部城市以出台管理辦法爲主,此外還有部分城市仍以實施方案、意見等形式規劃垃圾分類工作。天津、長沙、石家莊等城市表示,將加快垃圾分類立法進程,盡快出台地方性法規。

數據3

80%以上城市采取“四分法”

46個城市中,大部分對垃圾分類采取“四分法”: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廚余垃圾、其他垃圾。

重慶、石家莊、太原、大連、長春、蘇州、杭州(改前爲餐廚垃圾)、銅陵、南昌、海口、德陽、貴陽、昆明、蘭州14個城市采用“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四分法”。

北京、呼和浩特、沈陽、哈爾濱、南京、甯波、合肥、廈門、廣州、宜昌、青島(改前爲六類)、泰安、濟南、鄭州、宜春、南甯(條例草案擬改爲易腐垃圾)、成都、烏魯木齊、西甯、西安、銀川21個城市采用“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廚垃圾(廚余垃圾)、其他垃圾”的“四分法”。

記者統計,采用“四分法”的城市總占比超過80%。另外,記者注意到,在采取“四分法”的城市中,對垃圾分類標准界定的主要區別是“易腐垃圾”和“餐廚垃圾”。多個城市的垃圾分類專項文件中明確,“易腐垃圾”指居民日常廚余垃圾及農貿市場、農産品批發市場等産生的易腐性垃圾。

“各地執行的基本上都是國家制定的四大分類標准,只不過爲了便于市民的理解,采取了不同的稱呼和標示。”成都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

數據4

3城采取“两分法” 深圳分类最细致

記者在梳理中發現,在個別城市的垃圾分類標准中,出現了“幹垃圾”和“濕垃圾”的概念。

上海和邯鄲都將生活垃圾分爲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幹垃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明確,濕垃圾即易腐垃圾,指食材廢料、剩菜剩飯、過期食品、瓜皮果核等易腐廢棄物;幹垃圾即其他垃圾。《邯鄲市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進一步解釋,幹垃圾包括不可降解一次性用品、廢棄衛生巾、餐巾紙、煙蒂、清掃渣土等。

天津、長沙、武漢的生活垃圾分類原則上采取“幹濕分類”的兩分法。武漢按單位和居民實行兩種方式:單位按照有害垃圾、餐廚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類強制分類;居民實行“幹濕兩分”,將幹垃圾和濕垃圾分開,定時定點投放至相應的垃圾收集容器。

对垃圾分类最为细致的是深圳。在基础分类标准上,深圳和国内大多数城市一样,以家庭厨余垃圾单独收集处理为重点,实行厨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四种分类。在此基础上,深圳采用专业化分类和社会化分类相结合的“双轨”战略,运用“大分流 细分类”策略,初步建成大件垃圾、废旧织物、年花年桔、园林绿化垃圾、果蔬垃圾、有害垃圾、餐厨垃圾等生活垃圾“大分流”体系,通过专业化分流手段为末端焚烧与填埋“减负”。

在一些西部城市,由于垃圾處理設施的欠缺和地區生活條件的特殊性,現階段采取“三分法”。廣元分爲可回收、不可回收及有害垃圾;鹹陽分爲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拉薩分爲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易腐垃圾。

此外,福州市生活垃圾分類實行五類分法,基于幹濕、危害與否、體積大小、可否回收的標准,將生活垃圾分爲廚余(濕)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和大件垃圾。

數據5

个人违规投放 多数城市最高罚200元

記者統計發現,46個重點城市中,有25個城市明確了對個人和單位違規投放生活垃圾的處罰。其中,大部分已對垃圾分類立法的城市,都在相關條例中明確了對個人違規投放的處罰。

上海、重慶、杭州、甯波、合肥、銅陵、廈門、廣州、青島、鄭州、宜春、南甯、海口、成都、貴陽、昆明、西安、蘭州、西甯、太原、蘇州21個城市明確,個人未分類投放或隨意傾倒或堆放生活垃圾的,由城市管理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的對個人處以最高200元罰款。

有的城市,如上海、合肥、廈門、宜春、南甯、成都、貴陽、西甯,還規定對個人處罰不得低于50元。廈門還規定,拒不改正的,處以1000元罰款;甯波規定,情節嚴重的,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蘇州同時規定,個人受到罰款處罰的,可申請參加垃圾分類社會志願服務,達到要求可免除罰款處罰。

在這些城市中,單位違規投放或隨意傾倒、堆放生活垃圾的,最高處以5萬元罰款。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城市對違規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懲戒措施。太原和銅陵規定,違反生活垃圾分類有關規定且拒不改正,阻礙執法部門履行職責,打擊、報複投訴舉報人等情形,相關信息將被納入社會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但可以申請通過參加生活垃圾分類志願服務活動,將相關信息移出社會信用信息共享平台。

杭州在新修改的管理條例中也增加了信用懲戒措施,對違反條例規定受到行政處罰,依照《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等有關規定應當作爲不良信息的,依法記入有關個人、單位的信用檔案。

專家解讀

各地应当因地制宜 不能简单模仿上海

“這麽多城市,有統一的垃圾分類標准嗎?”“經常到不同城市出差的人,要熟讀多少分類手冊?”在這場現象級全民熱議中,仍有諸多疑問待解。新京報記者采訪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環衛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徐海雲,爲您答疑解惑。

分類不同會造成出行者不便?

“幹濕”分類只是名詞差異,常出差者不用擔心

徐海雲介紹,我國大致將垃圾分爲可回收物、廚余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四類,目前大多數城市采取的是以此爲基礎的“四分法”。

其表示,公衆不用太擔心因不同城市的分類標准而帶來出行生活的不便,“有的城市比如上海提出了‘幹垃圾’和‘濕垃圾’的概念,而北京分的是‘餐廚垃圾’和‘其他垃圾’,這其實只是名詞的差異,濕垃圾實際上就是餐廚垃圾、易腐垃圾。”

至于有些城市采用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三分法”,徐海雲認爲,按照我國發布的《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首先是必須將有害垃圾作爲強制分類的類別之一,同時參照生活垃圾分類及其評價標准,再選擇確定易腐垃圾、可回收物等強制分類的類別。此外,這些城市的終端處理措施存在欠缺,也是選擇“三分法”的原因之一。

分類過程中存在哪些問題?

大部分城市分類設施配備普遍不足

徐海云表示,垃圾分类工作的总体覆盖范围还很有限,现有的46个城市仅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且46个重点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此外,垃圾分类的基础处理设施也存在短板,“目前少数发达城市的垃圾分类工作比较完善,但大部分城市分類設施配備普遍不足。”

他認爲,目前我國垃圾分類工作中,重點是可回收垃圾怎麽再利用,難點是廚余垃圾的處理,而最大的挑戰就是分類投放後如何進行後續處理。“我國地域廣,居住條件差異大,餐廚垃圾的種類更多。後續處理需要各地從實際出發,根據土地的需求確定合理、環保的處理方式,而不是全部采用填埋、焚燒等簡單的終端處理。”徐海雲說。

此外,徐海雲介紹,目前公衆尚未充分認識到垃圾分類工作的必要性,還需要加強引導。“立法是爲了更好地引導民衆去執行分類,而不是強制民衆進行分類。推進垃圾分類的關鍵在于,如何加強公衆主動分類的意願。公衆了解分類後的垃圾最終去了哪裏、如何再利用、將起到哪些生態效應和環境效應,才會感覺到主動分類的行爲是有意義的。”

可以從上海吸取哪些經驗?

推薦采用“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提法

徐海雲表示,上海作爲一線城市,也具有一線的城市管理水平,上海出台垃圾分類管理條例在政策上具有表率作用,可以推動全國垃圾分類工作的進展,“但各地還是要根據各自實際情況來制定分類標准和規則,不能簡單模仿。”

“垃圾分類的表述應該通俗易懂接地氣”,相較于上海提出的“幹垃圾”和“濕垃圾”,徐海雲更推薦各城市采用“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提法,“從現實層面來說,幹濕分類的提法存在不准確,比如幹花生殼也是濕垃圾,這不符合普通人的常識。而幹垃圾本意是指無法確定種類的垃圾,垃圾由各種産品産生,一個一個分列出來是不可能的,而且新産品也在不斷出現,這就是其他垃圾這個分類存在的意義。”

從處罰來說,對個人不分類投放進行處罰實施難度較大,“對亂扔亂倒進行處罰是國際上比較通用的一種處罰措施。此外,也可以學習發達國家采取的垃圾計量收費、分類垃圾與混合垃圾差別化收費等政策,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經濟激勵。”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