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G20後,中美關系走向何方?

来源:財新網 | 作者:沈建光 | 时间:2019-07-05 | 责编:李曉曼

 

       沈建光 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

6月29日的大阪G20峰會上,中美兩國元首達成共識,重啓貿易談判,且不再對中國出口美國商品加征新的關稅,避免了中美貿易爭端進一步惡化的風險。在筆者看來,此次中美兩國元首在G20期間就重啓貿易談判達成一致,表明現階段,中美雙方均有達成協定的訴求,“合則兩利,鬥則俱傷”。

而今年6月初,筆者赴美國訪問,先後到訪矽谷、西雅圖、華盛頓和紐約,拜訪了谷歌、亞馬遜和微軟的經濟學家團隊,與政界、學術界人士就中美關系進行了廣泛交流,並參加了2019中美金融研討會。結合近期美國之行見聞,筆者認爲,特朗普連任壓力下通過階段性中美談判成果討好選民;美國經濟已出現周期見頂的特征;美國國內政界、商界在中美爭端中不盡相同的訴求和政策分歧均是特朗普在G20妥協的原因。

爭取連任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訴求

笔者此行在华盛顿参加了由国务院发展基金会和哈佛大学法学院联合主办的2019中美金融研讨会,与中美政界、学术界人士交流中美关系,讨论贸易战前景与美国未来政治格局。这次会议,美国方面极为重视,参会嘉宾包括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 财政部助理部长塔波特(Heath Tarbert)、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奥尔蒙(Andrew Olmem),哈佛法学院国际金融体系中心主任斯高特(Hal Scott),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董事长麦克威廉姆斯(Jelena McWilliams)等。

針對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筆者發現,雖然最新的美國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大幅落後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但就筆者在美國一路交流的觀感來看,政界人士大多認爲拜登要擊敗特朗普的可能性極低。當前特朗普在鷹派人士中的支持率依然很高,共和黨傳統票倉中西部深紅州的支持率也基本保持穩定,特朗普連任的阻力不大。

而對待中美貿易沖突,筆者觀察到,美國經濟強勁使得當前美國高層對待貿易談判態度普遍比較強硬,與會的美方代表如商務部長羅斯在發言中多次談及美國經濟表現良好,強調貿易戰對美國沒有太大影響,但對中國影響更大,而且中國在知識産權,市場競爭、金融開放等方面承諾很多,但落地和執行尚有距離。鷹派主導的美國政府現階段在談判中妥協的意願並不強烈。

但正如筆者上文所提,倘若美國經濟下行壓力顯現,美國對待中美貿易問題的態度或許會有所軟化。在剛剛結束的大阪G20峰會上,中美元首會談達成共識,避免了沖突升級的更壞結果,也一定程度上與經濟壓力以及特朗普在大選前的政治考量有關。當然,也必須清醒認識到,中美僅僅是重啓了雙邊經貿談判,之前加征的關稅也並未取消,未來談判的過程仍將曲折。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搖擺不定和反複變化之下不斷降低的“外交可信度”,中長期來看,不排除中美經貿爭端卷土沖來、繼續升級的可能性。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長期化、複雜化或將成爲常態。

美國對華陣營並非鐵板一塊

盡管早前中美沖突上升,但此次美國之行,筆者發現,其實美國國內政界、商界訴求不盡相同,分歧也遠大于一般認知。筆者此次在矽谷、西雅圖和紐約拜訪了一些全球頂尖的科技企業和金融企業,與美國高科技企業代表進行了廣泛交流,其實已強烈感受到了美國政界、商界訴求的複雜性和多元性,而非輿論顯示的那般鷹派占據絕對主流。

筆者在同美國高科技企業的交流過程中發現,盡管當前美國政府中鷹派人士得勢,對中國態度強硬,對美國傳統盟友在經貿爭端中也毫不留情,但是美國政界和商界並非鐵板一塊。同鷹派主導的華盛頓相比,西海岸的許多高科技公司對于貿易爭端升級、打壓華爲、禁止科技往來的政策並不贊同,而在中國有大量業務和利益的美國跨國企業和團體在右派民粹聲中也難于發聲,漸進式修複和改善中美經貿關系中存在的不平衡和不對等,或許更符合這些集團的訴求。

而特朗普下令實施的美國多家科技公司對華爲的“禁運”,也遭到了美國多家主要半導體公司的反對。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光、英特爾等多家行業巨頭通過不把産品標記爲美國制造,成功規避了禁令,繼續向華爲供貨。而美國高科技和500強企業也在不斷遊說、施壓美國政府,此次恢複對華爲的元器件供應,似乎更符合這些企業的利益,也是美國鴿派商界在同鷹派政界博弈的一個階段性勝利。

而在G20召開前夕,立場更親民主黨的華盛頓郵報爆出中國三家銀行的美國分行在對調查中拒絕接受傳票,被廣泛解讀爲美方對華制裁蔓延不利兩國元首會晤,但在筆者看來,此事未必是特朗普政府爲打壓中國的主動之爲,反而很可能是一貫與特朗普“勢不兩立”的華盛頓郵報趁機制造不和諧音符,頗有讓特朗普總統“難堪”的意味,也表明美國國內的分歧正在不斷加大。

美國經濟拐點將至

從經濟數據來看,雖然當前美國經濟的總體表現是良好的,但此次美國之行,筆者發現,美國似乎已經出現了經濟周期頂點的特征。比如,在筆者此行到訪的四個城市中,舊金山和西雅圖的房價已經有所下滑,東岸的紐約曼哈頓房價也在下降,華盛頓房房價也已失去上漲動力。一般認爲,美國房地産市場周期拐點先于經濟周期,房地産市場的微妙變化或許是美國下行隱憂的一個表現。同時,中美爭端對于美國經濟的影響也有所顯現,筆者在加州接觸到的旅行社接待人士表示,中美貿易摩擦以來,中國赴美旅行人數出現大幅減少;同時,美國簽證政策的收緊也使得中美之間學術交流訪問、留學生赴美讀書的人數受影響,以至于旅行接待業務都比較低迷。

除此以外,雖然當前美國失業率和通脹均位于低點,看起來一片欣欣向榮,但美國國債收益率年內二度出現倒挂,美國5月PMI創十年新低,耐用品訂單大幅下降,非農就業大幅不急預期均表明美國經濟的轉折點將快于預期,美聯儲也釋放出降息的信號,未來倘若伴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進一步顯現,三季度美國經濟或許會出現進一步回調。

經濟學同科技結合成爲大趨勢

科技企業中經濟學家的角色與定位同樣是筆者此行的關注點。此行美國,筆者在矽谷和西雅圖,分別訪問了亞馬遜、谷歌和微軟等幾家全球最大的科技企業,並同上述企業的經濟學家團隊進行了深入交流溝通。根據了解,當前美國高科技企業中,一支強大的經濟學家團隊已經成爲標配,經濟學家正在科技企業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不僅僅局限于然後運用豐富的微觀數據進行實證檢驗,同時將宏觀思考和微觀數據的實證研究相結合,擴展研究的深度和廣度。

比如,谷歌經濟學家團隊不僅在谷歌線上廣告定價方面提供了模型支持,在公共政策咨詢方面也有理論研究和政策指導。如針對可能面臨的壟斷指責,進行經濟學消費者福利分析,說明壟斷地位並非一定導致消費者福利損失;亞馬遜則是當前全球公司中經濟學家同科技結合的最佳案例。當前亞馬遜擁有超過150名經濟學家的研究團隊,亞馬遜各個業務條線都有經濟學家參與,比如産品定價、廣告定價、市場前景觀察等。同時,亞馬遜還利用平台大數據優勢對美國物價水平進行跟蹤,爲美聯儲政策決策提供參考。

此外,大量人工智能公司正在爲華爾街投研進行服務。筆者此行最後一站在紐約訪問了標普公司全球總部。2018年標普全球收購了美國智能投研先行者Kensho,是當時轟動一時的並購事件,也是迄今爲止華爾街最大規模的人工智能公司收購交易。根據筆者了解,人工智能技術在經濟分析中已應用廣泛,標普傳統的評級業務、指數編制和市場推廣中也結合了文本挖掘和報告自動生成技術。相比傳統經濟分析和市場研究,人工智能技術在處理海量企業層面數據,尋找宏觀微觀經濟變量之間關系和因果鏈中有很大的優勢。

總之,從筆者此次美國之行來看,科技和大數據賦能經濟分析已成爲一個新趨勢。同美國右翼政客的中國威脅論不同,美國不少科技公司普遍看好中國市場,表示日後將加大在中國的開拓。

在筆者看來,中美之間無論是在經貿領域,還是在科技領域,均存在較大的合作空間,中國廣闊的市場亦對外資有著其他市場無可比擬的優勢與吸引力。對于中美關系,應警惕被當前鷹派把持的美國政府所左右,求同存異、爭取在談判中解決分歧並達成協議符合中美雙方的利益。倘若未來中美經貿談判可以更進一步,中國亦可以在更廣泛的領域加大開放,則有助于化解分歧,爲中國經濟增長提供新的動力源泉。

發表評論